《贺拉斯诗全集》推出:中国第一部贺拉斯诗歌中文全译本

  北京11月15日电 (记者 高凯)古罗马文学“黄金时代”的代表人之一,其作品被业内标注为“难译典型”的贺拉斯终于拥有了具有纪念碑意义的第一部中文全译本。

  《贺拉斯全集》推介会日前在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举行,来自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北大、北外等各大院校西方古典学领域的学者和专家齐聚一堂,就《贺拉斯诗全集》及西方古典学的研究体会进行了探讨。

  贺拉斯(公元前65-公元前8)是古罗马黄金时代与维吉尔、奥维德齐名的三大诗人之一,古罗马最重要的文艺理论家,对欧美文学传统影响至深,是直到今天都仍然被技艺派诗人推崇备至的大师。在西方,关于贺拉斯的研究、评论和翻译已经成为西方古典学的一门产业,各国出版的重要注本不下四十种,译本更是数不胜数。

  《贺拉斯诗全集》是中国第一部贺拉斯诗歌中文全译本,总量近八千行。全集以拉中对照的方式呈现给读者,分为上下册,上册是原文和译文,下册是七十多万字的逐行注释,内容覆盖了原文的语法分析、历史和神话典故以及大量的学术讨论,融合了欧美学术界数百年的研究成果,具有相当的学术性和可读性。今年8月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

  译者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李永毅教授对这部全集的翻译工作进行了全面介绍,并分享了翻译时遇到的挑战和他的应对。

  这部全集从前期准备到完工,李永毅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堪称是他最耗心力的一部译作。李永毅表示,在古罗马所有诗人中,贺拉斯的翻译对译者的挑战最大,这既因为其作品有繁复的格律、森严的句法,也因为他通过高超的技巧对作品实施了隐蔽的操控,导致后世阐释者面临诸多困惑。

  比如贺拉斯的诗句喜好跨行甚至跨节,结构森严,但毫不凝滞,其最长的一句跨了7节28行,而汉语是没有这么长的句子的。在把拉丁语转化成汉语的过程中,要注意不能打乱原句子的布局,也不能改变逻辑结构,包括时间关系、因果关系、条件关系等,翻译成汉语的难度很大。译者需要充分调动各种翻译手段和策略,也需要通过学术研究实现最大程度的理解。

  意大利驻华使馆参赞孟斐璇先生对这部《贺拉斯诗全集》给予了高度赞扬,称它不仅是欧美文学的纪念碑,也是国内古罗马文学译介的纪念碑。

  此外,作为出版方,中国青年出版社皮钧社长表示,《贺拉斯诗全集》只是中青社古罗马文学系列丛书中的一种,在今明两年李永毅教授还要陆续推出奥维德诗全集的第一部《哀歌集·黑海书简·伊比斯》和第二部《岁时记》,这两部作品的翻译出版在国内均属于首次,奥维德的其余作品也会在未来四年内全部推出。(完)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